首页 新闻 头条 时政 浙江 市县 财经 民生 国内 国际 旅游 美食 教育 健康 汽车 综合 移动出行

浙江7人维和警队 首次远征南苏丹

浙江2017/2/20 14:16:49
0

告别春风拂面不觉寒的二月江南,奔向烈日炎炎似火烧的赤道大陆;

告别草长莺飞的青山绿水,奔向赤地千里的烈日黄沙和尼罗河;

记者从浙江省公安厅获悉,浙江七人维和警队近日将肩负维和重任,代表中国马上出征非洲南苏丹——出征南苏丹,将是浙江警队参与的、危险系数最高的一次维和任务。

记者走近了七位警官中的两位,听听他们的故事。

严酷的自然环境和执勤环境

南苏丹,一大难关

之前,浙江警队派出过的维和警察,去过科索沃、海地、利比里亚、东帝汶等多个国家地区。虽然都是帮助这些战乱地区维护和平、重建秩序,但前方传来的消息显示:南苏丹任务将是浙江警队参与过的维和行动中,最危险的一次。而这,也是浙江警队派出的第六支维和队伍。

南苏丹共和国,是一个东非内陆国家,又是世界上最年轻的国家,2011年7月9日宣告独立,自2013年以来就陷入了持续的武装冲突。

开赴南苏丹,浙江警队首先会遇到严酷的自然环境——

那里属于热带草原气候区,全年高温,不见冬夏,只分旱季和雨季。每年6月到10月,雨季来临,气温30℃到40℃ ;11月到次年5月就是旱季,气温高达40℃到50℃,午间更超过55℃。丛林密布,不时会有内罗毕苍蝇、蜥蜴和黑曼蛇、蝎等毒物出没。同时,这片土地上,疟疾、黄热、黑热、霍乱、登革热等热带疾病肆虐。

那里物质匮乏。南苏丹全国有超过一半的人口,也就是约500万人面临严重饥荒。全国范围内仅有40%左右的地区勉强能够供应饮用水。电力也严重不足。

警队还会遭遇严酷的执勤环境——

安全风险极高。南苏丹地区长年战乱,独立不到2年就再次陷入了持续的武装冲突。联合国安理会通过决议设立联合国南苏丹特派团(简称联南苏团),目前共有30多个国家共计1.38万名维和人员在这个任务区执行维和任务。鉴于南苏丹任务区形势复杂,联合国提升了对维和人员的安全警戒级别,实行宵禁制度。

目前,联南苏团在南苏丹全境共设有9个难民营,流民人数与维和警察人数比达1300:1。维和警察的主要工作是负责难民营区的难民保护、秩序维护和协助开展人道主义援助等工作,往往需要在难民营工作至深夜,清查、处理各种案件和突发性事件,需要三班倒、24小时轮岗……

经历“魔鬼考试”和“死亡集训”

出征的风险,不敢细说

浙江维和警队队长韦益毅,同时也是浙江警察学院反恐系副主任。他告诉记者,这一批维和警察从2014年开始选拨,至今已经准备了2年多时间。经过了多次“魔鬼考试”和“死亡集训”,46名优秀的浙江警员成为候选人;2015年,23人通过联合国考试,拿到了可以参加维和任务的证书;2016年底最后的出发通知时,筛选到只剩7人。

“除了基础的报考条件之外,这次选择对于驾驶和警务技能要求高,最难的是英语的听说读写能力——不但要会流畅地用标准的英语会话,还得学会非洲特色的英语‘方言’。中国维和警队不但要能跟当地人交流,还要和不同国家的警察进行合作和交流。”

“那儿的朋友发来照片,这几天,那里温度在50度之上了。光这个温度就是挑战。”韦益毅微信上的一张照片上,温度计显示52度!

韦益毅1980年出生于广西,2004年从上海体育学院研究生毕业后到浙江警察学院工作,至今13年。他说,这次选上的7人中,有好几个研究生,英语水平都在专业八级以上。

韦益毅说,危险主要来自于未知的风险,比如当地的治安情况、各种武装派别之间的枪战等,“我们要去的地方,晚上还要实行宵禁。但有些人白天看似难民,晚上会做出令人想不到的事来。”

出征的风险,韦益毅没跟家人多说,“其他事都不想了,就是对女儿有些担心。她要上小学了,爸爸不能陪她真是遗憾,只能让妻子和岳父母多操心了。我相信,女儿长大了会理解我。”

涉外事务专家向老司机讨经验

入选的“杭州唯一”,初为人父

1984年出生的韩卓琦,毕业于浙江警察学院,法学士学位,目前任职杭州市公安局上城分局出入境管理大队副大队长。他也是这次7人警队中,唯一一个来自杭州地区的。

从警12年,作为资深出入境业务专家,韩卓琦在上城警方处理涉外事务已有10年。韩卓琦告诉记者:“多次执行过维和任务的吕志勇警官教了我很多事。根据我的了解,我们出去以后,分到的任务往往还跟自己原来的工作岗位有点关系,所以我想想,我的英语技能和专业经验是肯定会发挥作用的!”

他的行李有四个箱子,“这已是再三选择和压缩了”。韩卓琦告诉记者,亲朋好友送来的东西堆成了小山——大到锅碗瓢盆电磁炉,小到脱水蔬菜、香肠、紫菜虾皮榨菜……箱子里,装满了家人、亲友的关心和爱。

他所在的杭州市上城区公安分局送给他一个医药箱,满满的各种药品,“我老婆是医生,全部检查了一遍,还根据南苏丹的情况帮我做了一些调整。”

“要走了,心里还是很不舍的。这段时间,我都尽量一下班就陪着母亲、老婆和女儿——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们。”韩卓琦的孩子是在去年G20峰会结束后出生的。老婆怀孕的时候,他成天加班没怎么陪,孩子才五个月他又要去远方执行这么危险的任务——男子汉要经历的沉重,他都放在心里了,他只给她们看到灿烂的微笑和自信的沉静。

来源: 钱江晚报